第六十七回(上) (拯救驼罗禅性稳 脱离秽污道心清)


(1) 尾巴
(2) 稀柿衕
(3) 沿着缝隙走
(4)  不成体统
(5) 凡事总有微痕
(6) 各种财产观
(7)  心动则神摇

 

(1)尾巴
细心的诸位,可能早就发现了,以弥勒佛的法力,可以自己勾勾小手指,挪挪脚的功夫就把妖怪收了,既然沾点口水写个字到孙悟空手上就能把妖怪的脑筋给洗了,他自己到妖怪那儿说句话,应该妖怪当即就跪了、痛哭流涕的跟着他走了。可是弥勒佛却仍然还要孙悟空出面去诱那妖怪出战,还要孙悟空变做西瓜,然后钻进妖魔的肚子里去。

孙悟空解救下唐僧、八戒、沙僧,小说又一次不厌其烦的描写了老猪只知道吃的细节。那呆子吊了几日,饿得慌了,且不谢大圣,却就虾着腰,跑到厨房寻饭吃。原来那怪正安排了午饭,因行者索战,还未得吃。这呆子看见,即吃了半锅,却拿出两钵头叫师父、师弟们各吃了两碗,然后才谢了行者。猪八戒为了自己口腹,连起码的礼貌都不顾了,真是可笑呀。

可是,您想到没有?猪八戒这么没礼貌,是什么出于什么原因呢?当然是猪八戒嘴巴贪、肚皮大、食肠宽、容易受到食欲、饥饿感的折磨了!看看猪八戒,饥饿感对他来讲,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呀,比被杀的痛苦,一点不少。别人眼里看起来好笑的贪吃,对猪八戒来说,每一次差不多都是一次大磨难,都是一次生死挣扎呢。猪八戒的苦,来自对他食欲的挑战,磨掉口腹之欲,是老猪从始至终都要面对的。
黄眉怪这一关,老孙是消灾消障、磨掉了心中的错误认识,并且提高了档次。而唐僧、老猪他们呢,仅仅是消灾消障,提高改善不是很大。可是就为了给他们都实现一次消灾消障,却调动了那么多神仙,一拨一拨的跟着受罪,来凑够消灾消障所需要的时限。

既然还没有达到提高玄奘档次的目标,那么他还得接着在这个问题上遇到磨难。那就是驼罗庄这一关。认识没有改正,逃是逃不过的,灾障给你消干净了也不行,没灾障业力只是没有宿怨的牵挂了,心里的认识不改变,还会快速组合出来新的麻烦。直到你改变认识为止。君不见作者评价到:“无挂无牵逃难去,消灾消障脱身行。”

这不,话还没说完,唐僧他们一行人,就又遇到了麻烦。

不,不是他们遇到了麻烦,是他们自己制造了麻烦。

话说三藏四众,躲离了小西天,以为自己修行以过关,欣欣然上路,飘飘然前行。行经个月程途,正是春深花放时,暖风醉人日,思绪云际飞,骤然飘雨起,衣衫水淋淋,雨收抬头看,天色已黄昏。陶醉在人世风光与风雨中的玄奘哥哥,一下子挣扎不出这人世间的情调滋味,湿漉漉衣衫在晚风的吹拂下,浑身直发抖的三藏,由不得人心大起,勒马道:“徒弟啊,天色晚矣,往那条路上求宿去?”你老人家翻山越岭风餐露宿的,已经走了几年了,怎么会突然间还发出这种怪味的疑虑呢。没办法,人的凄苦自恋一旦涌上心头,那滋味,真的是浑身难受,什么高尚的理想远大的志向,也一下子被丢弃到脑后了。

孙悟空一听就笑了,老猪老沙在肚子也笑了。孙悟空提供解决方法,没地方投宿,咱们几个搭窝窝自己造投宿场所。唐僧一听,心里慌张有些落地了。可是老猪那儿却又激起了波澜:“哥呀,这个所在,岂是住场!满山多虎豹狼虫,遍地有魑魅魍魉。白日里尚且难行,黑夜里怎生敢宿?”老猪呀,表面上是一头曾经是妖怪、有神通的大猪,内心里,却总是以为自己是一只小兔子。老猪说这话的一副小鲜肉的语气,你一丁点儿都看不出来,他已经遇到过很多只妖怪,打过很多只妖怪,也被很多只妖怪打过,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从老猪的话里面,你都看不出来他自己曾经都是妖怪。

所以说老孙被他这话,脑袋都给说懵了:“呆子!越发不长进了!不是老孙海口,只这条棒子,揝在手里,就是塌下天来,也撑得住!”机灵的老孙,只想到强调自己有能力保护大家,忘记提醒猪八戒,应该自己脑袋清醒起来。而这时候,一旁边不言语的老陈师傅,估计心情也在随着俩徒弟的对话,逐浪小舟般一起一浮。
这一波浪方才过去,下一波浪接着来了。

 

第六十七回(2)稀柿衕

猪八戒,实际上,是我们广大读者的忠实代表,老猪的思维,就是我们的惯常的思维嘛,所以对于老猪,喜欢他的读者太多了,男女老少,都喜欢这个猪哥。要不是猪哥这么打趣的角色,西游记的吸引力可能会减弱不少。对比起来,那些一般的小说,也便是猪八戒这样的境界。可是要不是跟孙悟空、跟唐僧他们放在一起对比起来,还很难让我们知晓,习以为常的思维和做法,实际上,很多是挺可笑的。可笑,并非嘲笑,是让每一个我们,在欢笑声中,拓宽了自己的视界,多了一份淡然的升华、平静的愉悦。

这世界,跟西游记一样,对于有心人,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一面镜子。
可是这时候的三藏老猪,这哥儿俩,已经被冷雨和黑夜,给唬得只想找个安乐窝窝。于是乎,他们讨论得激烈,以至于,忘记了抬头看路。还是悟空比较清醒,忽见一座山庄不远。行者道:“好了!有宿处了!”而正一门心思沉浸在争论中的唐长老,闻听孙悟空这一说,赶紧抬头,举着茫然的眼神儿左顾右盼:“在哪里?哪里?”悟空用手一指:“喏,在那里。”唐长老目光顺着悟空的手指头往前挪,噢,原来在前面。行者指道:“那树丛里不是个人家?我们去借宿一宵,明早走路。”
什么?!宿处居然还是个人家?!长老闻听,就好像小孩过年听到有红包,立刻喜上眉梢、振奋起来,把那小鞭子啪的一声就狠抽在马儿屁股上,你看那马儿嗷的一声、嗖的一声,就不见了。来到庄门外的三藏,噌的就跳下马来,两三步窜到门首,呯呯呯的猛砸:“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好焦心哟,时间好漫长哟,怎么就是没人来开门呢。玄奘一边砸门,一边别过头去,任凭时间和哐哐声,在耳边流失。忽然一拳下去,似乎没碰到东西,也没听到任何声音,睁眼一瞧,门已经开了,眼前站着一位大爷。玄奘还没立稳脚,就听那老大爷开口不耐烦的问话:“你谁呀在这里大呼小叫的?”

玄奘这才回过神儿:咳咳,自己是位有教养的人、是位有德行的出家人。于是赶紧整理衣冠、肃然而立、躬身合十、和颜悦色道:“老施主,贫僧乃东土差往西天取经者。适到贵地,天晚,特造尊府假宿一宵,万望方便方便。”玄奘的话很明白,先自我介绍,解决身份认证问题,然后期待别人借宿一晚才是重点。

可是没想到那老翁,完全不理会重点,却质疑起他的旅行目标来,你过不去,没戏。并且,不但质疑他目标,还给他的修行泼了一大盆冷水:这里还是小西天!老者道:“和尚,你要西行,却是去不得啊。此处乃小西天。若到大西天,路途甚远。且休道前去艰难,只这个地方,已此难过。”

闻听这里还是小西天,无疑于已经给了玄奘当头一棒,已经逃离了魔爪,怎么这一关怎么还没过完呀!是的,他所面临的问题,是另一种跪拜妖邪的执念:心态不稳,也就是本回回目所指的禅性不稳。以及道心不清。遇不到妖魔,遇到日常挫折时候的,意识不到还是在修道的试炼中,经常是心动神摇。刚才还兴冲冲的玄奘,转眼间蔫儿了下来,难过的问道:“怎么难过?”

老者转过身去,面向西方,颤巍巍伸出手指,以四十五度角指向前方:“我这庄村西去三十余里,有一条稀屎衕,山名七绝。”原来,这山径过有八百里,满山尽是柿果。古云:“柿树有七绝:一,益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枝叶肥大。”故名七绝山。这村庄所在处地阔人稀,那深山亘古无人走到。每年家熟烂柿子落在路上,将一条夹石衚衕(胡同,据说是蒙古语谐音),尽皆填满;又被雨露雪霜,经霉过夏,作成一路污秽。这方人家,俗呼为稀屎衕。但刮西风,有一股秽气,就是淘东圊(粪坑)也不似这般恶臭。如今正值春深,东南风大作,所以还不闻见也。

山自己没名字,也不是因典故有名字,甚至不是因为自己山沟沟里的那些柿子树得名字,比如柿山、柿沟、柿胡同等等。这山获得名字,仅仅是因为柿子树柿果的一些属性。总之,给人一副好可怜的感觉。也就是说,这一大堆积年烂柿子,名头已经盖过大山。就跟曾经的玄奘一样,不是以本性昭彰而闻名,却是以对修行毫无助益的口才、博学而闻名。面对徒弟们的缺点错误,不是以出家人的悲悯心劝告,每每以唾沫星子淹没之。
因为相信唾沫的说服力,所以,当玄奘面对更加汹涌深厚的唾沫星儿的时候,心里不由自主的就矮了下去。三藏低头,烦闷不言,眼珠子乱转。

第六十七回(3)沿着缝隙走

这里的漫山八百里,尽是柿果,而且这柿子树有七绝,八百里连绵不断的七绝,按道理,应该铺就八百里的宝贝。起码,也铺出来一些好东西才对的。可是,不。这里漫山遍野的七绝,堆积成了满山沟的污秽恶臭。

说话之间,孙悟空他们赶上来了。而听了半截话的孙悟空,认定了那老汉只是不想他们投宿,故意散布恐怖言论,于是十分不满,说话很冲很横:“你这老儿甚不通便!我等远来投宿。你就说出这许多话来唬人!十分你家窄逼没处睡,我等在此树下蹲一蹲,也就过了此宵;何故这般絮聒?”瞧见没?孙悟空这孩子,总是一言不中听,便急眼了。孙悟空急眼,是眼看这老汉,把玄奘师父给吓唬了。孙悟空只是不知道,是玄奘自己的心慌,老汉的话,只是触因,玄奘内心脆弱,只要有风吹草动,便会伤风感冒。

孙悟空把玄奘的烦闷,转移到宿过便行上,避开是否过得去的问题。无疑也是给玄奘台阶下,给他省思而转念的余地。可是,可是悟空说话的方式,冲撞了玄奘的观念,损伤了他的颜面。弄得到后面,三藏忍不住不满、指责他:“这猴儿凡事便要自专。”

孙悟空样貌狰狞的不当话语,险些引起严重的沟通障碍。那老汉见了他相貌丑陋,吓得闭上嘴巴,惊嘬嘬的呆了一下,但没有就此两眼翻白、惊恐昏倒,反而是不知哪来了一股子胆气,撑着他老人家,冲着呲牙咧嘴的孙痨病鬼,喝了一声:“呔!你这厮,好大胆。啊,你照照镜子,瞧自己那副吓人的模样:骨挝脸,磕额头,塌鼻子,凹颌腮,毛眼毛睛的,说话不知道高低,还把嘴巴嘬尖了伸出来冲撞我老人家。你以为你是猴子吗?”

孙悟空这辈子,估计是第一次碰见一个常人,敢对自己这么样子的硬气。老汉这一番指责,顿时让孙悟空心中一亮,眼前一黑,脑门一拍,懊丧的想到,自己刚刚学会了的慈悲善念怎么就没影子了呢。于是乎,马上就孙悟空腰杆杆软了下去,笑容陪上脸去,解释说,自己样貌是丑的,心眼是美的,手段是好的。然后老汉态度就缓和下来了。沟通的问题,用沟通来解决。误会不就是这样么,往往起于互相之间的不了解。解释了疑惑,误会就消失了。哪能一遇见别人的误解,就只想到委屈、愤怒,就只想用武力手段摆平呢?当然了,我们往往第一时间想到的,容易就是武力,因为习惯了,因为不需要动脑子呗。也就是说,习惯动用武力,不是有魄力有能力的表现,是心灵脆弱、脑筋僵化的表现。当然了,人之所以为人,乃是有人伦、有各种观念,有的问题上,总是让人忍不住发火、想动粗,或许您在很多问题上都是心灵美好、脑筋灵活的,可是在这个问题上,的确是心灵脆弱、脑筋僵化的,有漏洞。

三藏先生呢,在跟一般人沟通的问题上,每每是彬彬有礼、温良有加,这偶尔的一次情急所迫,却还吃了个大钉子,不但被人呵斥,还撞一大堆倒霉事儿,西天道远、此路不通、恶臭难当等等等等。孙悟空问路呢,偶尔的一次改变呲牙咧嘴、不依靠变化手段,通过好言好语解决了沟通问题。这说明,不当沟通就好比积存柿子到发臭,合适的表达、善意的沟通,比起武力来,高明到不知哪里去了。武力解决、粗暴态度,真实的效果,跟回避问题一样。问题不是通过回避能解决的,反而让问题只会积存,而且会日益臭烂。常言道:好言一句三春暖、恶言一句三九寒。目前国人,普遍匮乏的,便有这种直面问题、善意解决的心态。

孙悟空改变沟通风格,那老汉态度便就缓和:“你是那方人氏?姓甚名谁?有何手段?”

按照惯例,孙悟空又好一番自我表白,面对一个俗人,虽然话头有些过于深奥。但是意外的是,老孙这番海口,并未引起世俗人的震惊、不信,却让那老汉回嗔作喜。躬着身,便教:“请!请入寒舍安置。”

当然,往下读下去,您就知道,老汉的喜上眉梢,是有原因的,孙悟空这说话神来神去的人,正是他们急需的人才呢。不管怎样,孙悟空的沟通解释,让双方都得到了各自急需的,那就是,老汉他们村子人生中需要孙悟空这种异人,孙悟空团队修行路上需要老汉提供的食宿。

烂柿子阻路难题的迫切性,马上就从第一位降到了第二位。

 

第六十七回(4) 不成体统

这修行人吧,机敏上应该是一等一的,一个凡人还可以测风于青苹之末,一个修行人则更是要见微知著。你看这孙悟空,当老者追问他有何手段的时候,已经是心中有了感觉。这心中有了感觉的孙悟空,就放开嘴巴,尽情的表达自己的广大神通,并不再担心,这些对于常人近乎荒谬牛皮的话,会吓到眼前这位颤巍巍的老汉。

而那边厢一直紧盯着老汉脸色的三藏与八戒,也困惑的发现,老汉没有被吓得面如灰土,反而是意外的满意的乐开了花,甚至是点头哈腰的对着孙牛皮说:“请!请入寒舍安置。”三藏与八戒,各自松了一口气,然后摇着头叹着气感慨着:这老汉是被牛皮给吓糊涂了?还是今天那猴子运气好,遇到一个疯老汉?然后师徒四人一起跟随那老汉往人家院子里走去。

眼见那一层院墙,两边上面尽是荆针棘刺,再一层院墙上面又是荆棘苫盖,这下子孙悟空心里就更有底了。等到他们到了人间屋里,那老汉一边厢忙忙活活的安茶办饭,上来的尽是馋人的好吃的素食:面筋、豆腐、芋苗、萝白、辣芥、蔓菁、香稻米饭,醋烧葵汤。按道理说,这师徒四人,到了这个时候,应该明白人家心意如何了。可是偏偏不,那老陈和老猪,脑筋还在那里蒙蒙的瞎转。

你说这老猪老陈吧,人家端茶送饭的时候不表达困惑,等到吃饱喝够,抹抹嘴,这才八戒上前,把孙悟空拉到角落里悄悄的说:“师兄,这老儿始初不肯留宿,今返设此盛斋,何也?”老孙眼看这心眼多多的师弟,怎么在察言观色上这么的愚钝,就故意的卖个关子说:“这个能值多少钱?到明日,还要他十果十菜的送我们哩!”

老猪一听,这猴哥给杆子就爬,也太不象话了:“不羞不羞!凭你那几句冲天炮大话,哄他一顿饭吃了。明日我们就要跑路,难道他老人家包吃又包送怎的?哼!”老猪的话,正中咱猴哥下怀,卖关子嘛,那还不卖到底?“不要忙,我自有个处治。”

这话说着说着,天就开始黑了,等到掌灯上来,悟空凑到灯下,躬身向那老汉施礼:“老人家,您贵姓呀?”老汉说姓李,老孙就想当然的认为,这里应该就是李家庄了。可是不是,老汉说,这里只有他一家姓李的。并且这村子不但不叫李家庄,也不叫张家马家东家西家庄,这村子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叫驼罗庄。驼罗,据说是北斗七星的凶助星,以忌恨为根,拒绝沟通,冷漠阴狠,稍有闲阋即挟怨报复,看似老实绵软,实则心怀蛇蝎。

老孙这时候,脸朝着老汉,眼睛瞟向老猪,故意大声的问道:“李施主,府上有何善意,赐我等盛斋?”这老汉一看点炮了,赶紧站起来碰胡:“咳咳这不是听说你会拿妖怪嘛,正好我们这儿有一只妖怪烦劳你给捉捉。拿了定有重谢伺候。”老孙闻听,心里踏实,朝老者唱个喏道:“承照顾生意了!”到了这般地步,八戒还不知里面的奥妙呢。他眼看猴哥这么的古怪,忍不住忧心的抱怨起来:“你看他惹祸!听见说拿妖怪,就是他外公也不这般亲热,预先就唱个喏!”老猪说猴哥惹祸什么意思?老猪意思是,听见妖怪要躲开,别瞎凑热闹,万一惹到妖怪就麻烦了,弄不好走不成路,取不成经。

可是老孙偏偏说,我唱个喏就是为了招揽妖精生意,下捉妖定金了。免得那老汉又去请别人打妖怪。

到这时候,一直坐在客厅中央的三藏终于受不了了:啊!你这猴儿,遇见事儿就自作主张,妖怪不找你麻烦还要谢天谢地谢妖怪,现在你要主动打妖怪!万一那妖怪神通广大,你拿他不住反被他拿,岂不是连累我们见佛取经救众生了?真是不务正业的修行人哪你!……噢,后半截话,是三藏师傅肚子里大实话,我配音的旁白。实际他说出口的,却是美妙动听的“万一你拿他不住,可不是我出家人打诳语么!”

第六十七回(5) 凡事总有微痕

看见没?猪八戒、唐三藏,各自深刻埋怨了孙悟空的冒失之后,却被孙悟空捉到漏洞,那就是,他俩各自思考说话,都是基于想当然,实际上,并没有问清楚,人家老汉这一方,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遇事不先了解状况、不看面对的具体对像,却是随着成见、在那边厢由着妄念的支配、胡思乱想,这不仅不符合修行人的处事体统,连一般人的修养规仪都不符合的。由着妄念和想象支配脑袋、而基于非真念与事实,则犹如白日梦游。因此老孙笑了:“师父莫怪,等我再问了看。”

那李家老汉也是直脑筋,人家要问你,肯定是想了解关于妖怪的事情嘛。他却等着迷茫的眼珠子反应不过来:“还问什么问?”不料行者没有从妖气、黑气上判断出这里有妖怪,却是从地势清平上判断,这里不应该有妖怪:“你这贵处,地势清平,又许多人家居住,更不是偏僻之方,有甚么妖精,敢上你这高门大户?”从孙悟空的话语里,能判断出来,平原地带妖精少而弱,成气候的妖精都在深山老林、地势险峻处,并且,在人类稀少的地方,妖怪才会喜欢,这不奇怪嘛,妖怪也懂,好地盘都在大山中,地脉通畅、仙气飘飘,容易修行成功。而那些人烟繁华的地方,反而无脉少穴,不利于修行。也就是说,有品位的妖怪,虽然都贪图人体,但谁都不会稀罕红尘俗世那些下界的荣华富贵,毕竟是过眼云烟般的东西,不值钱。

从孙悟空的疑问中,已经能够探寻到一点妖怪的蛛丝马迹了,那就是,这妖怪有可能不是土著、也不会是一个有档次的妖怪。

果不其然,这妖怪真的是一个不知哪里空降来的土干部。老者道:“实不瞒你说。我这里久矣康宁。只这三年六月间,忽然一阵风起,那时人家甚忙,打麦的在场上,插秧的在田里,俱着了慌,只说是天变了。谁知风过处,有个妖精,将人家牧放的牛马吃了,猪羊吃了,见鸡鹅囫囵咽,遇男女夹活吞。自从那次,这二年常来伤害。”

结果,后面我们自然知道了,这笨蛋干部乃是临近七绝山稀柿衕的住户了。可是,这妖怪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呢?还是三年前从哪里跑来的呢?三年前的六月之前的端午后,正是唐三藏老师傅闹出真假孙悟空大难的光景。是那时候,这儿的陀罗庄开始出现红鳞大蟒、胡乱吃人伤生。自从那时,那边厢是唐僧取经团队往西天降妖伏魔走啊走啊,这边厢是这臭哄哄的大山中一条傻哩叭叽的巨蛇在伤天害理吃啊吃啊。直到今晚他们,终于相遇。

话收回来。待到那老汉明言相求“长老啊,你若有手段,拿了他,扫净此土,我等决然重谢,不敢轻慢。”还不待孙悟空卖个关子“这个却是难拿。”那八戒一听以为孙悟空终于学聪明、知道脚底抹油了,赶紧给孙悟空脚底下塞梯子:“真是难拿,难拿!我们乃行脚僧,借宿一宵,明日走路、拿甚么妖精!”

且不说这三藏与八戒,吃人嘴不软,有责先谦让。待到老汉急眼冒火:“你原来是骗饭吃的和尚!初见时夸口弄舌,说会换斗移星,降妖缚怪,及说起此事,就推却难拿。”孙悟空一听,感觉到这老汉,脑筋跟师弟一样并不灵光、悟性缺缺,便直言道出了自己的推测。行者从三年没拿住妖怪,推测出这一村子的人心不齐。孙悟空的逻辑是,你这里是有五百人家的大型村庄,起码有将近两千人口。这么多的人群,尚且不能一拥而上把妖怪生生踩死,一家一户凑出五百两巨款,也可以请到法师,把妖怪搞掂了。既然妖怪还在害人,说明你们没有凑出银两,凑不出银两,说明你们一盘散沙,不能抱团。

孙悟空说的,实际上,是他们修行团队时不时就面临的问题:心不齐。就今天他们还没见到妖怪影子的时候,唐僧、八戒已经与悟空展开了心理摩擦,火星四溅。孙悟空为什么会按照这个逻辑来推断驼罗庄的村民心态呢?孙悟空懂得,自己团队遇到的事情,往往就是他们修行团队状况、每个人心境的外投影。

可是孙悟空正确的逻辑,却没有推测出正确的实情。实际上,这里的村民,并非孙悟空担忧的不抱团。这里村民并不吝惜花钱。问题是,这里的村民,一直以来遇不到真正有道行的修行人,他们花大钱请来的法师,均是驴粪蛋修行人。这俩法师,一个和尚,一个道士。和尚学问俨然,道士装束光鲜。他们糊弄常人是一等一的高手,实际上他们的道行,连这里这么最低档的妖怪都比不上。尤其是那个可怜的和尚,被妖怪打死后,他的徒弟们还利用他的尸体跟村民们讨价还价榨油水。您说说,他们师徒,都是什么鸟人嘛。

可是,细细的琢磨一下,怎么感觉着,这妖怪、与这不济事的俩法师,都有点唐僧执著内心的影子呢?

第六十七回(6) 各种财产观

降妖伏魔,是修行道路上自己要克服的难关。也是为民众解救灾难的功德事。可是实际上,从驼罗庄乡老的介绍中,你会发现,在这里出没的修行人,在他们的眼里,降妖伏魔,是一种买卖;修行得来的降妖伏魔的本事,是一种闷声发大财的利器。

你看那个僧伽,一会儿大谈特谈《大孔雀经》、一会儿高声朗诵《法华经》,可是就在表演得很嗨的当儿,把那个妖邪给惊动招惹来了。《大孔雀经》、《法华经》均是大乘经籍、法力自是不可小窥,护佑修行人不会有问题。一个修行人诵经,应该是庄严而有法力的,而这个僧伽念经,却没有法力的加持护佑,被那低俗的妖怪给杀害。并且不但被妖怪杀害,还被徒弟们给挟尸要价,他在徒弟们的心目中,简直是毫无尊严,而他的徒弟们,为了钱财,简直是丧心病狂。我都在怀疑,是不是他跟我天朝官员一样,一直谆谆教导徒弟们,要给一切可以做交易的东西明码标价,包括良心和爹娘,甚至是自己这个师傅。超凡脱俗的佛经,能让他们读出来生意经,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样变态的思维逻辑——对了,忽然,他让我想起了翟鸿燊、释永信。

可是,貌似,你等等,这僧伽谈论念诵的是什么经?就是《大孔雀经》、《法华经》啊。可是,这两部经籍,唐僧他们,还没有取到啊,怎么已经流传到这边厢了呢?且看第九八回《猿熟马驯方脱壳 功成行满见真如》到了西天取来的经籍中,都有什么:

《涅槃经》四百卷,《菩萨经》三百六十卷,《虚空藏经》二十卷,《首楞严经》三十卷,《恩意经大集》四十卷,《决定经》四十卷,《宝藏经》二十卷,《华严经》八十一卷,《礼真如经》三十卷,《大般若经》六百卷,《金光明品经》五十卷,《未曾有经》五百五十卷,《维摩经》三十卷,《三论别经》四十二卷,《金刚经》一卷,《正法论经》二十卷,《佛本行经》一百一十六卷,《五龙经》二十卷,《菩萨戒经》六十卷,《大集经》三十卷,《摩竭经》一百四十卷,《法华经》十卷,《瑜伽经》三十卷,《宝常经》一百七十卷,《西天论经》三十卷,《僧祇经》一百一十卷,《佛国杂经》一千六百三十八卷,《起信论经》五十卷,《大智度经》九十卷,《宝威经》一百四十卷,《本阁经》五十六卷,《正律文经》十卷,《大孔雀经》十四卷,《维识论经》十卷,《具舍论经》十卷。

瞧,《法华经》十卷,《大孔雀经》十四卷,赫然在列。这说明什么作者疏忽错漏?这说明作者别有深意?

反正是,不管这僧伽与那道士,如何的念经施术,都是为了做生意赚钱,都不是正经的修道人,入门就更不可能了。只是从他俩的行至上,以及后面驼罗庄对唐僧师徒感激的表示上,能看出来,他们这一方的修行人,全都是生意人,修行是为了神通,神通是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买地置产。

可怜这一带的乡亲们,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修行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也没遇见过真正的修行人。那群老人问孙悟空:“长老,拿住妖精,你要多少谢礼?”从这问话中,可以看出来,他们不了解,修行人行善解救,不是为了索取钱财的。而这里的修行人,一向是索取钱财的。孙悟空的回答,则表明了修行人应有的姿态“何必说要甚么谢礼!俗语云:‘说金子幌眼,说银子傻白,说铜钱腥气!’我等乃积德的和尚,决不要钱。”你看看,在一般人眼里可爱到极点的金银财宝,在孙悟空这种有道行的人眼里,没价值。在红尘俗世,没有钱,简直是寸步难行,只有以原始状态的生活、以物换物,才能维持生存。而这种原始的维持,简直就是与这个世界割裂的。

而实际上,对于修道者们来说都明白,钱财就是一种愿望的兑现,兑现成愿望实现后的情感感受。而这种兑换,必须服从尘世中的规则束缚、只能以有限的方式兑现,而且兑现之后就会很快清零。对于修道者们,更明白,修行就是生长愿望的过程,以去伪存真的方式提纯自己的心念,以纯净强大的心念往更高更广阔的领域上升,连接触及那无穷无尽的意愿的汪洋大海,而其中的感受,远远超越情感的感受,其愉悦与幸福感,是用红尘俗世中的一切,都无法兑现的。

众老道:“既如此说,都是受戒的高僧。既不要钱,岂有空劳之理?我等各家俱以鱼田为活。若果降了妖孽,净了地方,我等每家送你两亩良田,共凑一千亩,坐落一处,你师徒们在上起盖寺院,打坐参禅,强似方上云游。”

“既不要钱,岂有空劳之理?”这是世间人类正直公平的道理。得到别人的帮助,必须给予别人回报。作为村民的他们,提出来送千亩良田的回报方式,在人世间是够诚挚的了,而他们不知道,作为修行人,所图的回报,不是由他们直接给予,也不是由佛祖直接给予。不管怎么说,修行人因此而走向更高境界。

行者笑道:“越不停当!但说要了田,就要养马当差,纳粮办草,黄昏不得睡,五鼓不得眠。好倒弄杀人也!”尘世间的财产、幸福,对于修行人来说,反是拖累。人在尘世间活着,说是为自己活着,实际上,都是为外物活着。你逃不脱外物的牵连羁绊。修行人一路上费劲费力的修行、惊心动魄降妖伏魔,是为了解脱来自尘世间的一个又一个羁绊,不是为了增加羁绊。

众老道:“诸般不要,却将何谢?”行者道:“我出家人,但只是一茶一饭,便是谢了。”孙悟空讲的,是修行人只要结缘。结下的善缘,是修道人将来的“财产”。

众老汉们虽然听不懂孙武空说话的真机,但是毫不妨碍,他们听到正法正见后的不由自主的喜悦:“这个容易。”正法易信,正法易行。

第六十七回(7) 心动则神摇

耳听那孙长老斩钉截铁的话,掷地有声,众老汉是笃定的信了。可是,按照常人间的规律法则,孙悟空这么看上去身形矮小,就算是一块铁疙瘩做的,这么小的铁疙瘩能降妖也是无法想象的。既然无法想象,老汉们也就问也问的云山雾罩“但不知你怎么拿他?”

这一问,反倒把孙悟空给问懵了,不知道他们想问啥。孙悟空脑筋卡壳,一片空白,只好敷衍道:“他但来,我就拿住他。”孙悟空话儿还没落地当儿,那一众老汉,便缓过神儿来了,众老道:“那怪大看哩!上拄天,下拄地;来时风,去时雾。你却怎生近得他?”是的嘛。你孙悟空那么瘦小,那妖怪那么庞大,别说你跟妖怪斗,那妖怪就算是个只会喷人的喷子,也把你喷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你却怎生近得他?

那是的嘛,人世间的人,自然要服从人世间的铁律,物质是固定的,大小是固定的,小的抵不住大的,胳膊拧不过大腿,P民斗不过党国,良心拧不过强权,凡是大的,便是好的,凡是巨大的,就是必须臣服膜拜的。人世间的经验,多数上莫非此类。咱们人类么,的确是这样的,知天命顺天时的同时,也因为业障迷心而无法分辨区分各种真真假假的现象与暗示。

可是老汉们的这种疑问,对于做惯了神仙的孙悟空来说,是太小儿科了。孙悟空自然轻松答题。可是正在孙悟空充满自信回答才说了半截话的时候,耳朵边上就开始呼呼呼的风响起来的声音,越来越大。随着风声疾起,孙悟空的后半截儿话语,就随风而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丝丝都没有飘到那几个老汉的耳朵里去。眼看着呼呼作响的大风,和眼前那嘴巴一张一合的小怪和尚,老汉们给唬得战战兢兢,直埋怨老孙张口说胡话:“这和尚盐酱口!说妖精,妖精就来了!”

这时候,站在户外大街上的这伙人,在老李的张罗下,速速回了院子去躲避去了。可是,作为护法徒弟的猪八戒、沙和尚,也被老汉们惊慌失措的情绪给感染,怕得也要随着常人们去躲妖怪。跟世间人接触久了,又忘记自己是修行人,就会不由自主的,被人世间的罗网给牵扯,随着世间人的思维思考、用世间人的情绪喜怒哀乐,也就是,陷入世俗的网中。可是一旦陷入尘网,就是世俗人一个,修行人的法力便被尘封蔽锁,法力大减。一路上,老猪老沙老是这么的显得没本事,往往都是因为,他们自己把自己,当作常人,当作没本事的修行人。尤其是猪八戒,在被孙悟空扯住了不能走动的时候,简直,他已经把自己,置换成这驼罗庄一个普通村民,你看他说的话是什么话:“哥啊,他们都是经过帐的,风响便是妖来。他们都去躲,我们与那妖怪又不有亲、又不相识、又不是交契故人,看他做甚?”

孙悟空看得真切,识得明白,知道师弟们是入了世间的理,离了修行人的理,所以就喝道:“你们忒不循理!出家人怎么不分内外!”

修行人的正念动摇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看那大风越吹越大,越吹越大,且说这股妖风,居然是威风:
倒树摧林狼虎忧,播江搅海鬼神愁。
掀翻华岳三峰石,提起乾坤四部洲。
村舍人家皆闭户,满庄儿女尽藏头。
黑云漠漠遮星汉,灯火无光遍地幽。

话说,我们知道,这风后面跟随的那只妖怪,是个连人话都还不会说的蛇妖而已,西游路上,妖怪众多,连话都不会说的低档妖怪,却稀屎山特色、仅此一家。这么一个低档到无品的渣渣妖怪,能掀动如此破坏力巨大的烈风,你说,奇也不怪也?这股风能“播江搅海鬼神愁”,这股风能“掀翻华岳三峰石”,甚至这股风能“提起乾坤四部洲”这是夸张,还是真的这么厉害?

这种怪事,就只能,发生在正念动摇了的修行人身边。因为他不能把自己当作修行人,而是当作了俗世红尘一粒土,那土么,自然是风吹便起、飘摇不知所终,他的内心,的确就如此散乱如沙,不堪一吹。如你从降低的俗人角度看,这怪风的效果也的确是“黑云漠漠遮星汉,灯火无光遍地幽。”实际上,漠漠星汉遥远广大,地上一小片怪风,相比之下连一微尘都不是,境界的视角不同,大小迥异。西游记中的每一首诗词,都是应景佳作,只看你,是否知味。
(第六十七回上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